去年夏天高中毕业,我们开始憧憬虚无缥缈的大学。那会儿大家都忙着加新生群,逛贴吧,看学校,而我却提着行李箱独自乘火车来到北京,途经一望无际的被水汽覆盖的太湖,一大片一大片的荒原、田野、破旧的村庄和那些曾经从未涉足过的土地,一路北上。
  高中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那段时间断断续续写过关于高三生活的文章。高中俨然成了青春的代名词,如今毕业,也恍然觉得自己的青春一去不复返。直到离开了学校,我才觉得我的青春还有很多遗憾。
  人大抵都是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这话一点儿都不假。高中的时候我曾无数次地幻想自己能够毕业,然后潇潇洒洒上大学,但有一天我们终于要离开这里,却有一丝恋恋不舍。人本来就是一个矛盾体,如若让你回到过去再来一次,相信也不会有人愿意。
  当我得知自己被一所离家不远的大学录取时,我已没有了太多的欣喜,因为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早已经在高考、出分、出线的时候消耗殆尽了。想起高考,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连续喝了两瓶“红牛”,脑子完全放空还能继续大战试卷,效果比喝三勒浆还猛上几十倍。现在想来还是有点后怕,真怕当时我喝完直接流鼻血进了医院或者把藏在脑海里本就只有零星片段的知识忘得一干二净。
  出分那天,小伙伴们到大半夜还守在电脑、电话、手机前等着查分,班级QQ群已经几秒刷到十几页了,当第一个人发“出开查了开查了”,那紧张而又期待的心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当看到那一串数字时,我迫不及待地拿笔将它们相加,得出的数字并没有史无前例的大爆发,当然也没有低到低谷,人品这东西只会降临在少数踩着狗屎运的人身上。那时有个伙伴查分前一直告诉我她的忧虑,我一直用豪言壮语安慰她,后来查到分,她的分数是我们班最高的。后来大家互相询问了分数,也就陆陆续续地睡觉了。可是那天我并不容易睡着,于是闭着眼睛,乱想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高考结束后第一次失眠了。
  这也是我对高考最后的印象了,我早已不记得当时考了什么题目,甚至连当时考试的场景也渐渐模糊,唯独考场以外的那些片段,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得知自己被录取后,我也开始投身于培养同学感情的事业了,那会儿能够无话不说的朋友,现在也渐渐失去了联系,网络总归只是虚幻的载体。我清楚地记得那年夏天我们在一起畅谈过遥远的梦,却不记得进入学校后,彼此有过多少交集。记忆永远都只停留在青涩美好的岁月。
  记得那时S与我特别要好,她是个文艺的女生,我一早就知道她写古风的文字特别美丽。那时我们畅谈自己的未来,约定要一起在大学努力奋斗,不自甘堕落,后来我们还为不能分在一个班而遗憾很久。但最后我们竟也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有时候在路上就算遇见打了招呼,彼此傻傻看着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人生有太多的际遇,生命中也少不了简单的嘘寒问暖、相互依偎,乃至擦肩而过,当我们经历了这段过程,我们也就渐渐老去了。我们都在追寻生命里能够取暖的火炉,大家才得以在火炉边围成一圈,各自讲述自己的往事未来,可火终有熄灭的一天,于是我们就纷纷离场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相互取暖,各安天涯。难怪纳兰性德会吟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样的句子,当然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恋人,用在友人之间也是相通的。
  所以心底还有一点小小的遗憾,生命的涓流也并不会因为一份简单的情感而逆流。而眼下,发现故人一个个远去,心中不免有些悲哀,但这个阶段也并不是我一个人在经历的,大家大抵都有相似的感觉。就像最近听的郭敬明和落落作词的《时间煮雨》,有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当初说一起闯天下,你们还记得吗?那一年盛夏,心愿许得无限大,我们手拉手也成舟,划过悲伤河流。你曾说过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现在我想问问你,是否只是童言无忌?”
  那些离我渐渐远去的故人,曾经我们畅谈过去与未来,我一直都记得你们。如果有一天,我们又相遇在一起,一壶酒,几颗花生,我便可以与你畅谈到月上西楼。那些逝去的誓言,我一直都记得我是怎么把它们说出来的,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拼尽力气去实现。
  一年后的今天,又是一个夏天,我在北京。这个场景与去年完全契合,唯独不同的是,那个时候能够畅聊的人,现在都已没有几分交集了。但S突然在QQ上向我诉说自己的颓废,我又何尝不是这样!除却颓废,我又多了几分迷茫,我说我都不知道未来要干嘛。S说:“当老师,我们进大学前说过,不是吗?”可是去年到今年,一年的时光,可以把很多东西沉淀下来,一年前的承诺,我们什么也兑现不了。去年大家在群里吵吵闹闹,仿佛无忧无虑,对虚无的大学充满无限的幻想,可是现在我们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热血。我们总是这样自欺欺人,其实当初我们所立下的誓言,都只是童言无忌罢了。
  有时候觉得,我们的誓言真是可笑,那么不堪一击,于是别人会嘲讽你、打击你,直到最后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那段过去式和未完成就永远只能成为遗憾了。所以,我会以更骄傲的姿态行走在更遥远的路上,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可是追逐了那么久,我却开始怀疑我自己到底有没有梦想,我竟开始等待一只叫戈多的狗了。
  一年后的今天,当我再一次站在这个夏天,接受着阳光的沐浴,看着新生群的小学弟小学妹在群里畅谈,看着他们对大学充满着憧憬,听着他们叫我“学长”,好奇地问这问那时,我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一年前的时光和人,于是,在几个月以后我又写下这些字,以此来缅怀一些什么。
  我们总是在人生道路上,走走停停。
  我们会为一处沿途的风景停留很久很久,有时候会忘记归家,有时候发现灯火已近黄昏。
  我们也会为一处无法逾越的沟壑停伫很久,有时候会无力地坐在沟壑边上,绞尽脑汁想办法,有时甚至迷失了方向。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会继续往前走,停下,继续走,又停下,又走。人生道路就是这样走走停停,直到最后,你再也走不动了,可那个时候,你的心永远还在走走停停。" />

普京邀埃尔多安参观苏57战机

江西航空印500万名旅客!

白糖洗脸去痘印法:日本老旧F-4战机换新涂装!

2019年10月18日 17:44

……


  新版《天龙八部》自开播以来就雷声不断,吐槽满天,收视率也惨不忍睹,在湖南卫视播出了42集后便惨遭“腰斩”。从开年最被期待的电视剧到史上“大烂尾”,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把黄金档电视剧“腰斩”,这对于长期领跑收视的湖南卫视来说也是罕见的。
  金庸武侠小说曾是影视剧的一块金字招牌,新版《天龙八部》拥有金牌导演赖水清、人气演员钟汉良作保障,还有金基范、韩栋、张檬等一众青春偶像,为什么还会落到如此境地?
  似乎也不能完全怪罪于武侠的没落。新版《天龙八部》从开播伊始就伴随着漫天口水:乔峰踏着滑雪板出场、痴情段誉变花心韦小宝、清纯木婉清变风骚女等桥段都成为网友拍砖的对象;拖着马脸的王语嫣、脸上裹着蕾丝内衣的木婉清、东方不败造型的慕容复、还有以为把脸抹成红色和紫色就算“本色出演”的阿朱和阿紫……几乎每个主演的造型都让人吐槽到无力;再加上导演天马行空地将金庸小说改成了集武侠、魔幻、情戏于一身的“四不像”,网友们把这部剧改名为“天雷八部”,实在没有冤枉它。白糖洗脸去痘印法
  就像中国有中医,印度有印度医,阿拉伯有天方医一样,武术也并非中国独有,几乎所有民族都有自己的格斗类传统。但是,多数民族的传统武术都存在着漠视技击,较注重仪式与文化,表演特色较为突出的特点,如印度传统武术“卡拉瑞帕雅图”,巴西的“卡波拉”,锡克人的“盖塔卡”,拉美黑人武术“踢瑞瑞卡”等。
  相对而言,由于日本古代有武士制度,欧洲有骑士制度(更早的希腊、罗马有尚武好勇传统,其拳击和斗兽极其残酷),二者都有一个长期以习武、作战为生的阶层,其制度也提供了合法的定期比武机会,其武术的技击色彩更为突出,所以,欧洲和日本成为了现代各种格斗术的发源地和推动力。
  而中国武术,则由于在中国独特历史中演进出了各种复杂神秘的门派,使得民间武术家们花在区别于其他流派的招牌性动作和仪式的心思更多,其表演特征更为强烈——或许这是中国功夫片大行其道的一个原因。
  若把中国民间各门派的宣传资料浏览一下,可发现不少共同特色:
  1.一般都具有辉煌悠久的历史,有些门派的祖师爷还是古代著名的皇帝,但在正史中无法证实;
  2.有着像超人一样无敌的师祖或师父的传奇故事,如曾击败过诸多来历不可考的外国拳王、元首保镖;
  3. 都号称从未遇到对手,从未输过;
  4. 都缺乏实战的影像资料和权威报道;
  5. 现实生活中的掌门或高人,几乎从不出手实战;
  6. 越是古代越有高手,绝技越多,越厉害。
  而这些恰恰又与现代的常识相悖。现代观念认为,总体而言,人类是越来越先进,而非今不如古;只有经过专业化体系产生的事物,才能是最优秀的;一种事物要不断经过竞争交流,才能日益提升其质量,闭门造车的结果正好相反;一种事物要使人相信,得拿出经得起质疑的证据。
  怀着对中国文化热爱的情结,民间层面对传统武术实战价值的追寻一直没有终止。但迄今,追寻者到最后都饱含着失望与沮丧退去。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6-1-l.jpg
  我时常会想,我为什么活着。
  我活着的这漫长时光里,会遇见什么样的人,发生怎样的事。
  以前遇见的人,同学、老师,曾经一起生活过的,我一个一个忘记了,记不起他们的脸,记不清与他们发生过什么。那些勉强能想起来的事情,就好像在记忆的大海里舀起一捧水,不知能在手心存留几时。
  我在路上走着,在教室里坐着,在寝室里生活着。有时候一恍神,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走在路上,一个一个路人从我身边走过,我就想自己为什么要与他们相遇。他们每一个人,有时候我能看见他们的脸,他们的穿着,看他们的举止,听到只言片语的交谈。我觉得我能透过他们的脸,看到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到他们即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一个一个的人,他们长着相同的嘴脸,过着相似的人生。
  我觉得自己好像心如止水了,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生命里留下明显的痕迹,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心湖里泛起片刻涟漪。
  我会与怎样的人相遇,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我会不会也有为了什么事情疯狂的那一天,我是否也能拥有,刻骨的、沸腾的、喷涌的爱恨。
  他叫少年A。
  在街上汹涌的人潮里,他穿着校服,没有穿外套,衬衫、长裤,头发遮住脸颊。他把书包挎在左肩,没有表情,百无聊赖。他从人群里向我这边走来,我看见他走来,我看着他的脸,看他的刘海朦胧了他的眼睛。
  人群静默着。
  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了声音。
  我听见细小的“嗡嗡”声。是我的耳朵在鸣叫。
  我和他交错走过。他漠视了汹涌的人潮,正如我漠视了汹涌的人潮。
  我没有回头去看。仗着寂寞与自傲,这样的相遇于我不过是偶然,这个少年,他在喧嚣的大街,他在汹涌的人潮,他路过我,我也路过他。
  我们都不需要再多的相遇与交谈。
  我沿着原路往前走。
  世界的声音都回来了,嘈杂如日常。
  而我这样走着,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走出很远很远,我觉得好像下雨了,我的脸已经浸湿。
  我能感觉到的,那些悲伤不知为何汩汩而来,它们侵袭我的内心,从眼眶逃逸而出。
  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呢?
  他一定异于常人,他跟我一样,不想循规蹈矩,也不会按部就班。
  他跟我不一样,他不会放任,他不会一直百无聊赖,他不会在寂寞与悲伤面前束手无策。
  他一定很疯狂。
  他聪明,他有一颗叛逆的心,他从不咄咄逼人。
  他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谁能进入他的生活。他看每一个人如同死物,他嘲讽世人的无知,渴求人世的认可。
  他笑起来会有酒窝,眼睛是浓重的黑色,眼神明亮,薄嘴唇抿出可爱的弧度。
  我知道的。
  我什么都知道。
  我无法抵挡他的寂寞与孤独,他的灵魂在我眼里发出淡光。他每晚在我梦里,色调是冷的,天空永远阴沉,路灯的光是幽幽的蓝。
  他笑起来,他的手里握着刀。
  我看着他,我居然在笑。我想他的刀会不会刺过来,插进我的心脏里,然后我流出血,流出一地的血。
  我倒在地上,眼睛睁开着。我的瞳仁不再是浑浊的棕色,我在冷色调的梦里,我的皮肤苍白,眼睛是浓重的黑色,睫毛一根一根向上翘着,眼皮的皱褶那么明显。
  有谁会有那样的力量,颠覆这个世界。
  我每天每天,百无聊赖地生活,我想这世界上会不会有一些人,他们能够做出疯狂的事。
  而我,能不能够遇见,那样疯狂的人。
  我一定没有办法抵挡。
  我一看到他,就会深切地爱上他。
  所有的这些事情,到底有没有一个人会知道啊?
  有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
  那些说不出口的解释不清的阴郁的悲哀,它绑架了我,侵袭了我,让我感到痛苦,让我感到,难以言说的隐秘的痛苦。
  我想大声地叫喊,想哭,想用一些决绝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一直存活着。
  我爱上一个人,他在冷色调的梦里,在不存在的虚空里,在无法伸手触及的无尽的悲伤里哀愁。
  生命和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我活在人群里,时刻感受着噬骨的孤独与悲伤。
  我想伸出手就能抓住他,可是我知道的,我抓不住他。因为他是那样孤高与哀愁,是我所仰慕的模样。我仰慕着、爱恋着,所以我永远不可能伸出手,把他抓住。
  就如同他手里握着一把刀,我站在他的面前,我的剧本里他一定会,把刀刺入我的心脏,然后我流出血,流出一地的血。
  我爱他这个样子。穿着校服,衬衫、长裤,没有穿外套,书包挎在左肩。两侧的头发遮住他的脸颊,刘海把他的眼睛变得朦胧。他对一切视若无物,而此时眼瞳却会染上浓重的红色。
  那正是我想要的颜色。
  他叫少年A。
  他与我的交集背负着寂寞与杀戮,如果我们不是交错路过的陌生人,一定会牵扯出浓重的关于孤独与血液的颜色。
  所有我爱上的都是不可获得的,带着噬骨的悲愁,沾染伤痛,遗憾而终。
  我知道的。
  清扬点评:寻找一个与你的灵魂有一瞬间默契的人,收获这个世界上短暂的共鸣,这一刻,孤独与寂寞便绽放出花朵。在渐渐长大的道路上,人不仅要寻找生活,还要寻找自我,寻找生命,在生活的空间里寻找,更在广阔神秘的宇宙里寻找。静默的人群中,你与一个人擦肩而过,相视一笑,也许就在那一刹那,你领悟、释然。你以为是上帝的恩赐,其实是此刻的自己与另一个自己的交汇。那一刻,你是多么爱着另一个自己,那个更美好、更勇敢的自己。白糖洗脸去痘印法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05-1-l.jpg
  在生命庄严绽放的旅途里,他们孤独而落寞,勇敢且坚强,他们是驰骋疆场的骁勇战士,他们是烈火硝烟中的武林英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怀揣着英雄梦,常常流连自我编织的华丽梦境——伴随我们长大的,就是那挥之不去的武侠梦。
  武侠作家们笔下所构筑的“仗剑江湖载酒行”的世界,以瑰丽丰富的想象,快意恩仇的江湖,充满传奇的人生际遇,成为当代社会最畅销的文化消费之一。当现实中物欲纵横的枯燥生活、凌乱乏味的日常琐事渐渐消磨我们的雄心壮志,谁不向往鹤飞冲天、铁骑奔腾的侠骨英姿?谁不羡慕双剑合璧、闯荡江湖的风云儿女?
  然而最近,2013版《天龙八部》因收视率惨淡被湖南卫视“腰斩”,匆忙下档。这个事实为这么多年一直依赖“武侠剧”提高收视的电视剧行业提了个醒:时代变了,或许武侠真的过时了。
  实际上,内地影视与其说是在消费武侠,不如说是在消费数代人的群体记忆——从上世纪80年代起,内地几乎少有人没有读过武侠作品,没有被金庸影视所影响。30年的时间里,武侠小说从开始的盗版流行,到被主流推崇,最后被纳入了通俗文化经典的殿堂。但与此同时,逐渐成长起来的网络新生代更是有了英美剧、日韩漫画、网络游戏、玄幻神怪小说等太多选择去替代武侠。
  武侠是成人的童话。这个童话,真的落寞了吗?

白糖洗脸去痘印法:"米娜"今或登陆浙江沿海!

少了炙热的陪伴,只觉得风儿从叶尖滑过,感到丝丝寒气袭向全身,那是萧寂的秋。我仍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回想着自己的季节,这才发现原来我是为了收获喜悦而成长。难忘阳光对我的鼓励,难忘同伴的竞争,难忘细雨的微笑,难忘土地的滋养——我成长路上的这些最弥足珍贵的收获!

白糖洗脸去痘印法

这小小的4点要求,真是我个人欠缺的,为了美作文http://www.zuowen8.com丽的约定。为了美丽的约定,为了完善自己,我正尽力去完成这个约定。我发现: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我会向这个标准靠齐,执行起来就会更加容易。渐渐的,我改掉了我的一些毛病,我又有了新的目标,不久,我又完成了目标。

我们青少年的担当又是什么?我们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心中的那一份担当,每当我们取得优异的成绩时,父母眼中那欣慰的眼神便是我们努力的动力,父母那日渐佝偻的身躯是我们的担当,那乌黑的青丝中夹杂着的白发也是我们的担当。担当也体现在老师对我们的殷切希望中,可是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找不到人生方向,最终淹没在人生的大浪中,又有多少人失去了自己的香草美人,最终如梦初醒荒唐了一生。这些又何尝不是没有担当的表现?

白糖洗脸去痘印法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5-1-l.jpg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ONE·【这只是一个梦境】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候鸟都能飞回故乡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仰起头看天,柔软的光线钻过指缝,渗进我的眼里。远远地,传来鸟儿啁啾的声音,像散落在地的串珠,“叮叮当当”地跳过来,又“咕噜噜”地跑开了。
  “啪”的一声,乐谱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我正欲弯下身去捡,一只修长的手从斜里伸出来,先一步捡起了谱子。
  我抬头看向那个正笑眯眯翻着乐谱的女孩,怔了一瞬。
  乌黑垂亮的长发用黑色的皮筋扎起,黑白相间的开襟线衫,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一个很普通的女孩。
  “唔,《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俄罗斯名曲。”女孩眼里流转着淡淡的光,像融进黑夜里的蜜糖,“不过要唱好似乎很难,加油呀!”女孩将乐谱放进我手里,甩了甩马尾辫,咧开嘴送我一个灿若晨星的笑脸,转身跑开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那个窈窕的背影消逝的方向,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出声。
  身后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我惊吓着转身,看见一个大男生温柔的脸。刘海被风吹起,露出他前额细细的汗珠。
  “居然让你等了这么久,真是过意不去。为表歉意,我请你吃慕斯。”泽将手里的盒子塞给我,接过乐谱,拉起我的手笑道,“音乐大厅刚开门,走吧,我们去听排练。”
  前方光影隐隐浮动,我回头看了一眼长椅的地方。
  什么都没有,只有小鸟蹦跳着踩着枯叶,离开。
  我微笑。
  这只是一个梦境。梦里有漂亮的女孩、隐约的歌声,还有马路上汽车急刹车时刺耳的声音。
  乐谱缓缓落在地上,激起周围落叶纷纷飞旋上空中,如同即将死去的蝶的舞蹈,仿佛浸染了绝美的血色。
  凌乱而美丽的秋天。
  TWO·【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那一朵
  还没开过就枯萎的花
  和那仓促的一个夏季
  那一张
  还没着色就废弃了的画
  和那样漫不经心的一场别离
  室外篮球场总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因为这里是阳光、空气、汗水和热情的完美结合。
  我将自行车停在铁丝网外,坐在草坪上,向泽晃了晃手中的饮料。他向我招招手,露出洁白的牙齿,眼见对方要攻破上篮,又赶忙冲上去防守。
  头顶阳光晃眼,我揉揉眼睛,再睁开,却恍然发现身边有人紧挨着我坐下了。
  “嗨。”很友好的招呼。
  我打量她一眼,也微微点头致意。
  是那个风一样的女孩。
  好像刚运动完,她的头发被浸湿,洁白的运动服上依稀有些水渍。
  我将一瓶饮料递给她。
  她顺手接过,拧开瓶盖仰头就喝。这个女孩的侧脸很好看。发梢嵌着一两滴晶莹的汗珠,没有剪刘海,光洁的额头很高、很好看,睫毛长长的,尾端有些翘,平添了几分调皮的味道。挺正的鼻梁,殷红的嘴唇,纤长的脖颈——阳光亲切且矜持内敛的美,现下已经是很难找到了。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全身上下都会发光。
  她盖上瓶盖,畅快地呼出一口气,冲球场内扬了扬下巴:“那个搭白毛巾的是你男朋友?”
  男生在三分线外迅速地起跳、出手,然后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噗”的一声落入篮筐。周围“哗”地响起掌声和尖叫,我笑笑,点头。
  女孩又皱眉,问道:“你怎么不去替他加油?”
  我一愣,旋即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微笑着摆摆手。
  她似恍然大悟,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能说话?没关系,只要有朋友,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我抽出纸笔,飞快写下一行字:你能这样想,真好。
  她仰起头笑笑。
  我又写道: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可是,你是谁?
  她看了一眼字,跳起来拍拍衣裤:“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么?”说着她眨了眨眼睛,看一眼我身后,“哎呀,你的男朋友来了。我先不打扰了,下次再聊吧!”说着,就毫不含糊地转身跑开了。
  我望着那一抹白亮的背影,略微有些呆怔。
  一只手伸过来拿过我手中的水瓶。
  泽向前方努努嘴:“你朋友?”
  我点头。
  他用毛巾抹了一把脸,看向我说:“过几天就要演出了,明天下午最后一次彩排,你的指挥练习得怎么样?”
  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微笑眨眼。
  泽一边喝水,一边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梧桐叶盘旋着落下来,亲吻着我的脸庞。季节在多端的变化中永远年轻,人却在变换的季节中一成不变地老去了。
  温柔的拥抱。
  THREE·【我想有一对会飞的翅膀】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

白糖洗脸去痘印法:飞天茅台从高点直降700元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5-1-l.jpg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ONE·【这只是一个梦境】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候鸟都能飞回故乡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仰起头看天,柔软的光线钻过指缝,渗进我的眼里。远远地,传来鸟儿啁啾的声音,像散落在地的串珠,“叮叮当当”地跳过来,又“咕噜噜”地跑开了。
  “啪”的一声,乐谱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我正欲弯下身去捡,一只修长的手从斜里伸出来,先一步捡起了谱子。
  我抬头看向那个正笑眯眯翻着乐谱的女孩,怔了一瞬。
  乌黑垂亮的长发用黑色的皮筋扎起,黑白相间的开襟线衫,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一个很普通的女孩。
  “唔,《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俄罗斯名曲。”女孩眼里流转着淡淡的光,像融进黑夜里的蜜糖,“不过要唱好似乎很难,加油呀!”女孩将乐谱放进我手里,甩了甩马尾辫,咧开嘴送我一个灿若晨星的笑脸,转身跑开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那个窈窕的背影消逝的方向,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出声。
  身后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我惊吓着转身,看见一个大男生温柔的脸。刘海被风吹起,露出他前额细细的汗珠。
  “居然让你等了这么久,真是过意不去。为表歉意,我请你吃慕斯。”泽将手里的盒子塞给我,接过乐谱,拉起我的手笑道,“音乐大厅刚开门,走吧,我们去听排练。”
  前方光影隐隐浮动,我回头看了一眼长椅的地方。
  什么都没有,只有小鸟蹦跳着踩着枯叶,离开。
  我微笑。
  这只是一个梦境。梦里有漂亮的女孩、隐约的歌声,还有马路上汽车急刹车时刺耳的声音。
  乐谱缓缓落在地上,激起周围落叶纷纷飞旋上空中,如同即将死去的蝶的舞蹈,仿佛浸染了绝美的血色。
  凌乱而美丽的秋天。
  TWO·【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那一朵
  还没开过就枯萎的花
  和那仓促的一个夏季
  那一张
  还没着色就废弃了的画
  和那样漫不经心的一场别离
  室外篮球场总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因为这里是阳光、空气、汗水和热情的完美结合。
  我将自行车停在铁丝网外,坐在草坪上,向泽晃了晃手中的饮料。他向我招招手,露出洁白的牙齿,眼见对方要攻破上篮,又赶忙冲上去防守。
  头顶阳光晃眼,我揉揉眼睛,再睁开,却恍然发现身边有人紧挨着我坐下了。
  “嗨。”很友好的招呼。
  我打量她一眼,也微微点头致意。
  是那个风一样的女孩。
  好像刚运动完,她的头发被浸湿,洁白的运动服上依稀有些水渍。
  我将一瓶饮料递给她。
  她顺手接过,拧开瓶盖仰头就喝。这个女孩的侧脸很好看。发梢嵌着一两滴晶莹的汗珠,没有剪刘海,光洁的额头很高、很好看,睫毛长长的,尾端有些翘,平添了几分调皮的味道。挺正的鼻梁,殷红的嘴唇,纤长的脖颈——阳光亲切且矜持内敛的美,现下已经是很难找到了。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全身上下都会发光。
  她盖上瓶盖,畅快地呼出一口气,冲球场内扬了扬下巴:“那个搭白毛巾的是你男朋友?”
  男生在三分线外迅速地起跳、出手,然后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噗”的一声落入篮筐。周围“哗”地响起掌声和尖叫,我笑笑,点头。
  女孩又皱眉,问道:“你怎么不去替他加油?”
  我一愣,旋即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微笑着摆摆手。
  她似恍然大悟,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能说话?没关系,只要有朋友,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我抽出纸笔,飞快写下一行字:你能这样想,真好。
  她仰起头笑笑。
  我又写道: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可是,你是谁?
  她看了一眼字,跳起来拍拍衣裤:“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么?”说着她眨了眨眼睛,看一眼我身后,“哎呀,你的男朋友来了。我先不打扰了,下次再聊吧!”说着,就毫不含糊地转身跑开了。
  我望着那一抹白亮的背影,略微有些呆怔。
  一只手伸过来拿过我手中的水瓶。
  泽向前方努努嘴:“你朋友?”
  我点头。
  他用毛巾抹了一把脸,看向我说:“过几天就要演出了,明天下午最后一次彩排,你的指挥练习得怎么样?”
  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微笑眨眼。
  泽一边喝水,一边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梧桐叶盘旋着落下来,亲吻着我的脸庞。季节在多端的变化中永远年轻,人却在变换的季节中一成不变地老去了。
  温柔的拥抱。
  THREE·【我想有一对会飞的翅膀】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白糖洗脸去痘印法

爸爸,为了让妈妈吃得开心,你让我撒了一个谎,这个谎让我感动。爸爸,我爱你,爱你这个爱妈妈的好爸爸。

白糖洗脸去痘印法:留学生学做月饼

我是一颗种子,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被不经意间丢到了土里,于是不明不白的生长了。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救香港”大集会!,34名乘客恐死亡!,利奇马致狂风巨浪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