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闻,雨水虹备水家装节和秋令更配噢~

海阳消备进校园消备装置然教养育中

白花油麻藤:诸多熟识面孔将表态2010年上海纺机展

2019年10月20日 08:19

塔罗牌游戏 
  (一)游戏开始,进去就别再出来 
  夜深了,古老的博物馆里,静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有一种特别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 
  博物馆里的展示台上,三张精致的纸牌安静地躺在透明的玻璃隔板里,那奇妙的图案在隐隐发光,就像在预示着,这里将发生一个最不可思议的故事……… 
  又是一个湿淋淋的阴天,典型的伦敦天气,然而这凉飕飕的雨却阻碍不了孩子们热情高涨的心情。这是一所学校的小学生,他们坐着校车,准备到伦敦郊外的一所博物馆里参观。车内,孩子们正激烈地讨论着,对于每天都在沉闷学习的孩子们来说,博物馆完全是崭新的事物,就像一个意外的生日礼物。 
  在这吵闹的环境里,一直沉默地看着窗外的女孩赫莎·塔罗尔真是格格不入。在老师和同学眼里,赫莎·塔罗尔是整个年级里最古怪的学生。她有着一头俏丽的栗色短发,宝石般的凤眼与白皙的皮肤,只不过她很少说话,比起交朋友更喜欢研究塔罗牌和黑暗的东西。经常有孩子这样说: 
  “赫莎真像是个女僵尸!” 
  校长也只知道赫莎当初是一个身着古典的女子带来的,其他的事情都是模模糊糊;
这个孩子也不愿意开口,校长只能对老师说她是一个惜字如金的女孩子,并非另类只是不想表达。 
  浓密的雾气,阴暗的天空,颠颠簸簸的校车,时间在无意中偷偷溜去,林立的商铺不见了,换成了一排排低矮的红砖房。又经过一片更古旧的地方,孩子们终于来到了神秘的博物馆——一座废墟的后方。这是一个很老很旧也很大的建筑物,浓厚的乌云垂在高塔上,充满死气沉沉。旁边的灌木丛已经很高了,弯弯曲曲的树枝在寒风中颤抖,歪歪斜斜地扭动着发黑的身躯。赫莎想到了阴森森的恐怖城堡,说不定,那里面还藏着什么怪兽呢!它的大门由四根粗大的柱子支撑着,每根柱子上都有一条盘踞的银龙,简约的勾画,细腻的笔风,还散发着一种木头独有的檀香气,甚至,连空气中的灰尘都有这么一股味儿,仿佛让人回到了上个世纪。 
  “好了,孩子们,这里就是蕴含着神秘力量的——伦敦最古老的博物馆,”赛米老师把孩子们带到博物馆大堂里,开始嘱咐今天参观的规则,“好吧!你们不会被束缚,今天就以小队的方式参观,请和你们的朋友们一起行动,注意不要到危险的地方,下午四点到这里集合。”尾音刚落,孩子们忙活起来,寻找自己的好朋友开始参观,一波又一波的学生蹦蹦跳跳地走了。渐渐地,大堂里差不多所有的学生都走光了,只剩下3个孩子,赫莎、麦米琪和安。赫莎不用说了,一个喜爱塔罗牌的怪孩子;
米琪则是新生,自然没有什么朋友;
安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已经痊愈了却留下了后遗症——左手不能自由支配,他沉默寡言,只喜欢带着厚厚的眼镜在角落里看书。 
  如此不同的三人,僵在空荡荡的大堂里,大眼瞪小眼。 
  可是,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难道等到集合? 
  “嘿!伙计们,”米琪拉了拉赫莎和安的袖子,“我叫米琪。我们来组成一个小队,怎么样?总呆在这里可不是办法。” 
  “…同意,我是安”安怯生生地说,他总是把身子缩得紧紧的,一副柔弱小狗的模样。 
  赫莎没有说话,低下头看自己的靴子,慢慢地吐出两个字:“赫莎同意。”。 
  “好的!我们先来看看地图。”米琪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羊皮纸,安和赫莎都围上去,琢磨着接下来的路程。从大堂进去后,分为三个区域——古埃及区——武器区——植物区,是相当常见的分类;
博物馆共有三层,现在所处的第二层,有一个天塔和地下室,如果按最近的路程,就是古埃及区——可以从楼角的转梯直接到地下室。赫莎看向转梯处,那是一个非常小的洞口,黑黑的,什么都看不清,但看那样子应该还没有学生从那里下去,他们都太胆小了! 
  赫莎很想去古埃及区,她一向喜欢神秘的东西,她还感觉的到,有什么东西——那转梯下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绝对是一个不简单的物体!赫莎从外套口袋里抽出三张塔罗牌,分别是:隐者、魔术师和节制,象征着影藏之物、创造和净化。除了赫莎的好奇心,这两张出乎意料的塔罗牌更是牵扯着她的思想,她一定要去哪里! 
  “我想去古埃及区。”赫莎抬起头,怔怔地说。 
  “嗯!是个满新鲜的地方——虽然阴森森的,我也想去看看。”米琪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安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两个女生,带点恐惧地说:“可…可以啊。” 
  赫莎带着米琪和安向前走去,按下了转梯的开关。 
  门……缓缓地开了,抱着强烈好奇心的三个孩子,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残忍的游戏,也慢慢拉开了帘幕,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呼吸着这人间新鲜的、纯净的、没有血腥和铁链味的空气。 
  (二)第一张牌出现,抓狂的野兽 
  “啊,真是太破烂了,我估计这里有几十年没有人来了!”米琪一手捏着鼻子,一手使劲拍着牛仔裤,不满地抱怨着。 
  这里的灰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又黑又暗,什么都没有,还有一股子刺鼻的铁链味道,跟刚才外面的空气截然不同,的确很难接受。 
  “已经…10分钟了。”赫莎皱了皱眉头,按常理来说,转梯通往下层的长度应该不会很长,但是现在的前方,10分钟了却什么也看不见,根本不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 
  他们不禁加快了脚步,气氛有点奇怪,每一次呼气,稀奇,都有种窒息的感觉,这里是不通风的。赫莎的脖子后面冒出了一股嗖嗖的冷气。 
  “咚!咚!唔……” 
  “唉,你听,有什么东西在接近。”安最先发现了动静。 
  赫莎俯下身子看着石阶,竟然在震动!那石阶上的灰尘、沙砾被巨大的脚步声震得跳起来。 
  “是从下面传来的,它在向我们走!天!快跑!”米琪惊叫着。可身体听不了指挥,米琪根本抬不起脚。 
  突然,石阶突然变得光溜溜的,三人一下子跌在石阶上,开始向下飞快地滑动。皮肤和身体挂在尖锐的石头上,真疼。 
  “救命啊!”米琪喊了一句,“有人吗?” 
  尖厉的声音在转梯里回荡。却没有回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盘绕的石阶突然转了一个大弯,弯转得太急,赫莎有种想呕的感觉。她眯了眯眼睛,看到一丝幽暗的光线,越来越近,是一扇铁门。 
  “啊!”三人都撞在了铁门上,一阵晕眩,他们急忙推开沉重的铁门,真费力。 
  “呼…呼……呼…”米琪和安使劲地喘气,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 
  赫莎则手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她希望看到的是平滑的水泥地板,宽敞的房间——可事实是残酷的——他们来到了一个比转梯更为恐怖的地方。弯曲的走道上全是崩溃的泥沙,油灯微弱的光若隐若现,红色的墙壁上刻着大大小小的古埃及图画和文字,空气又潮湿又寒冷。 
  这里是古埃及区? 
  赫莎的眼睛向四周扫瞄,看到了一个破旧的木牌,几乎被磨掉的字只能模糊地看见“古埃及区”四个字。突然,赫莎看到了什么 
  “这是……”审判的塔罗牌? 
  “我们在那儿?”米琪回过神来了。 
  “古埃及区。”赫莎扶起两个同伴。 
  “真是古怪,”米琪说,“刚才那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也说不定是幻象。”安嘴上这么说而已,他在麻痹自己恐惧的心。因为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披着斗篷的人,他非常高、壮,大约有3米高,满身是肌肉;
安海看见了他的脸,那是一张扭曲的、怒气冲冲的脸。血红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安,眼神像剑一样凌厉、冷酷,那长长的、鹰勾一样的鼻子冒着白色的气,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只抓狂的野兽。 
  “呜呜呜呜……”低沉的怒吼从铁门后传来,把刚喘过气的三人吓得脸色苍白。他们脑海里只有一个字——跑!赫莎扶着冷冰冰的墙壁,从污水、沙坑上跨过去,现在最重要的是逃跑。 
  “我在前面找出路,你们跟上!”赫莎紧张极了,她很担心,自己以及同伴的生命。 
  奔跑的鞋子在啪啪地敲打着地面,但身后的野兽人脚步声更响,每一步都像劈开了天,炸开了地,小小的通道几乎被震得变了形。 
  赫莎看到墙壁上方有一个巨大的铁把手,它是通向上层的唯一出路。 
  “爬上去!快!”赫莎奋力一跳,抓住把手的钩子,顺手把米琪和安也拉了上来。几个引体向上,终于爬到了上面。赫莎看了看把手,这是个可以拆除的把手,只要扭开大螺丝钉,把手落下,就可以暂时摆脱野兽人。不过,螺丝钉离地板可有一段距离,如果不小心滑倒,就可不是擦破这么简单了!赫莎想了想。 
  “谁有粗的绳子?”冰冷的语气却带着一丝紧张。 
  米琪摇摇头,一脸疑惑。 
  “啊…我有…”说着安打开了书包,拿出一条长长的粗绳子,赫莎接过绳子,紧紧地绑在把手的钩子上,又把另一端绑在自己身上。 
  “米琪,看好野兽人;
安,你的右手能用,抓紧绳子。我去放倒把手。” 
  米琪和安坚定地点点头。 
  赫莎打量了一下高度、野兽人的位置以及螺丝钉的位置。 
  嗯!必须快一点,按这个高度来讲,野兽人接近3米,把手离地板的距离是5米左右,野兽人是绝对抓不到的,扭开螺丝钉需要20秒,野兽人也不会在下面傻等,算上爬过去的时间,一共是1分钟……不行!时间太长了!一定要快!赫莎盘算着。 
  她用力一蹬脚,紧紧抓住了钩子,又使劲摇晃着身子,却怎么也够不到螺丝钉。 
  “!”赫莎看着下面异常兴奋的野兽人,它的眼睛猩红得滴出了血,野兽的特点再也隐藏不了,它怒吼一声,鬃毛全部竖立起来,扎穿了宽大的斗篷,尖利的狼牙闪着寒光,后面的尾巴对着赫莎一阵乱拍乱打。 
  赫莎不得不用两只手抓紧钩子,现在放手,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很显然野兽人不会乖乖地等赫莎去放把手。 
  野兽人又一次怒吼,这次更加有野性,更加危险,它野蛮地卷起尾巴,向赫莎扫去,想把她卷下来,然而…… 
  “彭!” 
  “呜啊……” 
  一声枪响,野兽人呻吟地倒下。 
  赫莎惊奇地看着安,不知哪来了一股勇气,当看到赫莎将被害时,安飞快地从包里抽出一把麻醉枪——这是安的哥哥送给他的。 
  “快…快,扭开螺…螺丝钉!”安激动地脸色泛红。 
  赫莎一脚踏在墙壁的突起处,用一只手臂夹着螺丝钉的圆头,往左费力扭着。终于,螺丝钉扭下了,把手往开始下坠。 
  “赫莎!抓紧绳子。”米琪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绑在钩子上的绳子,正和安一起拉着,他们必须得把赫莎弄过来,不然会被把手一起被埋掉。 
  “抓住我的手!!!”安吼着向赫莎伸出手。 
  终于,野兽人跟把手一起淹没,三个孩子用他们勇敢的心和友谊战胜了第一个困难。也就是说,第二张牌也该出现了,在某个黑暗的角落,名为恶魔的纸牌闪着殷红的光,就如同下面发生的故事,多么可悲…… 
  (三)最残忍的塔罗牌,安的失踪 
  赫莎、米琪和安终于到了一个看起来较为安全的地方,不过有点奇怪——这里全是武器:有巨大的斧头,沉重的铁锤,锃亮的叉和戟,锋利的刀和长剑,土色的盔甲,令人毛骨悚然的枷锁…… 
  看着这些足以毁灭一个城镇的死亡之物,三个孩子感到寒气逼近。 
  “怎么就没有一个暖和的地方?”米琪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了一个极冷的笑话——现在可不是讲笑话的时候,这里还是不能久留,他们得马上寻找下一个出口。谁也不能保证那个野兽人、甚至更可怕的东西会盯上他们。 
  幽暗诡异的火光,三人走在没有尽头的长廊里,要说是噩梦,也肯定是一个最真实可怕的噩梦。 
  “米琪,地图还在吗?”赫莎想知道现在的位置。 
  “哦……这应该是博物馆的第二层。”赫莎思索着。 
  “那,我们离其他同学应该也不远?”米琪觉得有点希望了。 
  “可以这么说,地图上还讲,从这个路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出去到二楼的大堂,可以和其他人碰面了。” 
  赫莎这样说,心里却有一种很怪的感觉,她认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反而越来越复杂了。 
  “那走吧,嘿!安,该走了。”米琪说,“快点啊!你想呆在这儿吗?” 
  米琪转过身去:“安?” 
  安不见了。 
  “安?安!”赫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安什么时候不见的?安去那儿了?安是怎么不见的?为什么没有动静和声音? 
  “走,去找安。”她对米琪说,“不能抛下他就走。” 
  两个女孩又向回路奔跑,安失踪得无声无息,这也让米琪和赫莎感到惊惶。 
  太奇怪了! 
  (四)逆位“死神”,神秘的女子 
  “咚!”一阵声响,赫莎回头,看到一束刺眼的光,她用手挡住了眼睛,她模糊地看见那光束里站着一个女子,乌黑的直发垂到脚边,华丽的红色哥特式礼服典雅而高贵,奢华的金色服饰把女子照得光彩动人,赫莎望了一眼女子绝美而苍白的脸,惊讶地长大了嘴,这张脸是…… 
  女子扬手拂袖,赫莎顿时没有知觉,直直地倒下,女子轻轻接住了赫莎,把她抱在怀里,对赫莎轻声低语:“欢迎回来,我可爱的—赫莎·塔罗尔—塔罗牌公主殿下。” 
  女子温柔地看着赫莎,玉手轻轻抚摸着赫莎光滑的额头,像在催眠般窃窃私语了很久,然后,女子念了一声咒语,地面出现一个六芒星塔罗牌阵,她就和赫莎一起消失在了这紫色的六芒星里,最后留下一段话: 
  “你们也会来的,米琪、安,不过要过一段日子了,到时候就请野兽先生带你们来好了!呵呵,我们一定热烈欢迎,可爱的孩子,爱上这个博物馆吧……” 
  第一部End

“你、你……”宓凌差点晕了过去。 
  “没事吧?”那个人嘿嘿一笑,问道。 
  “木云磊!你怎么会在我家里?”宓凌大吃一惊。 
  “恩?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是你的亲戚吗?哦,对了,你的爸妈难道没有跟你讲过我的身份吗?” 
  “你?什么身份?”宓凌疑惑地问。 
  “我……” 
  “宓凌,怎么了?”宓凌的妈妈打断了木云磊的话,走进了房间。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宓凌皱着眉头,用手指指向木云磊。 
  “哦!瞧我这记性,差一点忘记了。云磊是你远方的表哥,我叫他先在你的房间看看。”宓凌的妈妈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远方的表哥?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个表哥?” 
  “那个,爸妈一直很忙,没时间跟你说。对不起咯” 
  “唉~没关系!”宓凌只好这样缓解现在处境的尴尬。 
  “你们聊吧!宓凌,待会儿带你表哥到你旁边的客房去看看!” 
  “Ok!”宓凌爽快地答应了。妈妈吩咐好了之后,轻轻地关上了宓凌的房门。 
  “表哥,你几岁了?”宓凌只好勉强地应付着这个突如其来的表哥。 
  “17!” 
  “哦!我16!我以后就一直叫你表哥了!行吗?”宓凌问。 
  “当然咯!叫声表哥吧!”木云磊狡猾地笑笑。 
  “表哥!待会儿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宓凌惟独在这个时候没有察觉到这个表哥的狡猾。 
  “那,表妹,我是你表哥,以后什么事情可都要听我的哦!嘿嘿!”木云磊嘿嘿的笑了起来。 
  “啊?”宓凌没有想到表面上文质彬彬的表哥竟这么调皮。 
   【因为今天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写得很少。对不起了!下次我一定写多一点。】 
   **********下集更精彩************白花油麻藤

那天晚上,父亲回到家中时,我发现那人也在,过来向我家打了个招呼,余光瞅了我一眼。我不免有些心虚。当晚问父亲时,父亲说他是一名高中生,独住于外,会在这儿住上一段时间……

我是坏家伙。 
___Memory。10 
  自从那家伙来了,我变得越来越无视他了。真搞不懂他在玩什么,任务又是什么呢。我似乎越来越多疑,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整天在路上闲逛着。爸爸妈妈对我的重视也退了不少,他们俩还算计着什么时候去日本养老呢,真是的,那公司的事情不就。唉。 
  听说最近哥哥交了个女朋友,好像是世纪集团的千金。都说明天要转到我们学校来,我不知不觉开始狠上她,哥哥是最疼我的,最近对我的关心也少了,我就像是被人抛弃的洋娃娃。那个女孩,我恨她,爸爸妈妈也说等哥哥和那个千金订了婚,就去日本,没有人在意我的感受。我不回家,不下餐厅吃饭,他们也不管,要这事儿搁在以前,我就算是在不情愿也得乖乖的下去吃。如今他们在家的次数也少了,也是因为那个女孩,我好害怕,有一天,她夺走我的一切,即使我在怎么苦苦哀求,他们也不会在意的。梦境的事情有一次出现,大家都不要我,都说我是坏孩子。对我是坏孩子,但如果他们喜欢我变成好孩子那么我愿意,我愿意为他们而改变,可没有人和我提起过,我在怎么努力都是徒劳的,因为他们根本不在意我了。 
  我真的好害怕,老天爷爷,大家都说,你不会偏心某个人的,也不会抛弃某个人的。那我呢。 
___Memory。11 
  第二天清晨。 
  我刚到学校,就发现我的座位边坐满了人。我缓缓的走去,一个可爱到爆的女孩出现在我面前,一身淑女装,那么高贵,那么优雅。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的,我也是公主,但我不可能会那么美好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我做不到。优雅、淑女、可爱,这三个词终究与我不和,他们见着我,就逃似的离开了。更震撼的是,她竟然坐在我的位置上。夜子玄那家伙竟然满脸阳光状,我真的是爆汗,怎么会有这么个同桌啊。我走到那女孩身边,俯身,微笑四十五度角,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抹上了一层雾,轻声说:“小姐姐,这是我的位置,你坐错了吧。”我还故意眨巴眨巴眼睛,让自己看着像是要哭下来的样子。 
  没想到,夜子玄那家伙竟把我拉到花园里,问:“熙,那家伙是谁?”“你草痴了半天,还不知道人家是谁。”“去,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就是那世纪集团的千金吧。”“恩,好象是。”“怎么,你对她很感兴趣?”“不是,她就是我任务的关键。”“你要我怎么做?”“这笔生意就是让她带着我们找到蓝宝石项链。”“什么?”我一愣。“没错,她就是蓝宝石项链的主人。而你是黑玛瑙项链的主人。我是古石的主人。”“我们要和他成为朋友?”“或许吧,看任务的需要吧。” 
___Memory。12 
  和他的一番话,我不禁吓到了。世界上的三大奇迹难不成,我要和那个所谓的“嫂子”一起完成。天呐,不过也只能这样了,夜子玄要我让着她点,我也只好听命。放学了,爸爸和妈妈以及哥哥来到学校,学校的老师对她们点头哈腰,又是问好又是干嘛的。哥哥轻轻的走到我身边,低喃了几句,就拉着他的女朋友和爸爸妈妈走了。 
  那两个家伙则是一脸不解,我也懒得解释什么。就跟夜子玄说,爸爸和妈妈叫我别回去住了,他们不希望我冰冷的态度吓到他们未来的儿媳妇,多么可笑,我可是他们的女儿啊。于是我就跟他说叫他收留我一段时间,说是明早我的衣服就会到。他只是轻笑点头。 
  我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为了家族的兴旺,他们竟然要孤立一向宠爱的我。我的自尊心受到的创伤他们怎么没有顾及到呢。为什么,家族受到了什么威胁,不可能能对我们家族形成威胁的。莫非是,对世界上的三条项链,他们也许知道了她是蓝宝石项链的主人,可我呢,我在黑道的身份那么隐蔽,他们不知道也难怪,可是又不说清楚,真是搞得我一头雾水。白花油麻藤文字也是一种美,看着一个个活蹦乱跳的方块字从笔尖流过,在纯白的淡绿格子纸中犹如一捧捧沁人心脾的露水从叶脉滑过,心里就总有一种安详舒适的感觉顺着心的纹路被抽出。很自然,舒适得让人仿佛落进了一个泡泡浴池一般。灵感在柔和的阳光下跳过,一伸手,在清脆的声响过后,唯美的彩光化成一条蜿蜒无尽的曲线四散游开。游出一幅幅美丽的锦画,游出一行行精美绝伦的文字。于是,就这样,心中迸发的幻想充遍整个身体,将最美留在大脑,将最真留在淡绿之间。 
  不知是不是有手我们才能将真情吐露,就像圆实的蚕在嫩绿的叶子上吐出团团白丝,一层两层,没有丝毫杂质,是那样的纯洁,凝聚着自然的精华,散发着灵气。文字也被我们玩弄于手指之间,凝聚着智慧,也凝聚着世界的真善美,一层一层把它们包围,如一杯搅拌的咖啡,浓浓的黑棕色与淡黄的伴侣有规律地溶在一起,香纯滴落杯外,文字也从指缝中渗透,洒在纸上。 
  不知道是不是有心我们才能对庞大的世界有所感知,就像在太阳只剩下那通红的一角照射着大地时,近似透明的月亮披着湛蓝与淡紫的纱衣默默站在一旁。看着连绵的山收起了焕发着生命的绿色,像只温顺的绵羊接受孩子的抚摸似的感受着太阳余光那只巨大雄浑的手的安抚,月亮不知自己的美丽,但她却已在星辉阳光共同的照耀下达到最美的境界了。世界在那无数天里也被我们用心去观赏,日升月落,潮退浪涌,不知不觉中,微薄的耕地成为了宏大壮观的田园,而世界,也成为了我们的观光者。与一颗颗在胸膛中跳着的炽热的心一起,盼望着勃发的前夕。 
  手随心动,心灵在自然这汪透澈的湖水中不断得到熏陶,炽热因为文字而平静了下来,最善的心触动了最美的脑,最美的脑触动了最真的文笔。文正如它的字形一样,像一条飘逸的彩带,流光溢彩,大千世界便跃然纸上,犹如一棵新苗,是那般翠绿、平凡,绽放着生气,长大后,叶子像浸了墨的宣纸,嫩绿随机盛开,叶子上结出了奇花异果,却永不凋零。这就是文字与自然表达世界的不同。 
  文字的美是永恒的,就是夜空中璀璨星河中最亮的一颗,别的星云光彩夺目一时,而这一颗的光辉,永世长存……

白花油麻藤:94518-23HN渭南CartridgeValve(PC1)

有阳光的地方总有温暖。阳光孕育着万物,它会使牙牙学语的孩子感受到父母的关爱,它会使奋发进取的青年感受到社会的帮助,它会使风烛残年的老人感受到天伦的安乐……有阳光的地方人们的眼睛总会眯成线,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弧度。

白花油麻藤

身在繁华的城市中,在我们周围,总有喧嚣,总有羁绊,令人辗转反侧,心绪不宁。这就需要一份孤独。和孤独有约,寻找生活中不同寻常的美。

回到家里,母亲也没有再唠叨,而我去主动地和她去说了一声“对不起”。其实母爱真的很伟大,即使有时候不表现出来,但每一个孩子都会感受到它的温暖。

白花油麻藤

那段时间,我的作文和阅读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白花油麻藤:刺客信条4最新音耗主角酷爱道德华变身航海家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田径,熟悉又那么陌生。与往年一样,新队员都要进行过关考试,考试项目是800米长跑,看到这个数字,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暗暗念道:这下惨了,刚来就给我个下马威,要知道我这双腿跑个500米就罢工了,那800米该怎么办啊!想着想着,我脑门上已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听话的腿脚也微微颤抖起来,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站在了起跑线上。教练一声令下,我来不及多想,一股脑的往前冲,似离铉之箭,如脱缰野马,与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交相辉映,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良好的感觉没能持续多久,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好像被掐住了喉咙一般,难以适应,嘴里的水分仿佛全被抽干了一样,一点就能燃烧。双腿也失去了原先的频率,如同灌满了铅,沉重得难以迈动,我本能地放慢速度,无意间看到两旁的树,那绿似被赋予了魔力,扎得我睁不开眼睛,阳光越来越灼人,拥有了融化世界的势气。

白花油麻藤“你、你……”宓凌差点晕了过去。 
  “没事吧?”那个人嘿嘿一笑,问道。 
  “木云磊!你怎么会在我家里?”宓凌大吃一惊。 
  “恩?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是你的亲戚吗?哦,对了,你的爸妈难道没有跟你讲过我的身份吗?” 
  “你?什么身份?”宓凌疑惑地问。 
  “我……” 
  “宓凌,怎么了?”宓凌的妈妈打断了木云磊的话,走进了房间。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宓凌皱着眉头,用手指指向木云磊。 
  “哦!瞧我这记性,差一点忘记了。云磊是你远方的表哥,我叫他先在你的房间看看。”宓凌的妈妈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远方的表哥?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个表哥?” 
  “那个,爸妈一直很忙,没时间跟你说。对不起咯” 
  “唉~没关系!”宓凌只好这样缓解现在处境的尴尬。 
  “你们聊吧!宓凌,待会儿带你表哥到你旁边的客房去看看!” 
  “Ok!”宓凌爽快地答应了。妈妈吩咐好了之后,轻轻地关上了宓凌的房门。 
  “表哥,你几岁了?”宓凌只好勉强地应付着这个突如其来的表哥。 
  “17!” 
  “哦!我16!我以后就一直叫你表哥了!行吗?”宓凌问。 
  “当然咯!叫声表哥吧!”木云磊狡猾地笑笑。 
  “表哥!待会儿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宓凌惟独在这个时候没有察觉到这个表哥的狡猾。 
  “那,表妹,我是你表哥,以后什么事情可都要听我的哦!嘿嘿!”木云磊嘿嘿的笑了起来。 
  “啊?”宓凌没有想到表面上文质彬彬的表哥竟这么调皮。 
   【因为今天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写得很少。对不起了!下次我一定写多一点。】 
   **********下集更精彩************

白花油麻藤:《新乐傲江湖》此雕刻个江湖征集儿子即席微少侠的建议

一天晚上,作文http://www.zuowen8.com天气燥热得很,家人都出去了,只剩我一个人待在家吹空调,下意识便觉得无聊得慌。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中国首个女师傅跑团弄“俪量”完成“越地脊向海”185公里接力赛,邓州市致远试验校举行第叁届艺术节暨六壹孩童节文艺汇演活触动,五华区人父亲日委会主任苏天福调研五华区基础教养育迷信切磋中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